文娱

【专访】李光洁:我像一块已经在砧板上的肉,等着别人拿斧子来砍

“我只能保证我是一块新鲜的肉,不让大家吃坏肚子,这就是我比较崇高的理想。”

【专访】“社畜”杨迪:搞笑的人没有坏心眼,他们只是为了让观众笑

快乐就是单纯的快乐,不是“喜剧的内核就是悲剧”那一类陈词滥调。

【专访】瑞典乐队ABBA“暂时解散”40年,再回归“美妙至极”

这些歌好像已经属于每一个喜爱它们的人,属于每一个对我说“噢,你不知道你们的音乐对我的人生有多重要”的人。

“想见你”之后,柯佳嬿和《你的情歌》能否再动人?

每部戏都有它自己的命。我们演员能做的,其实就是在表演的过程中尽力。其他太多没办法控制,就尽量不要去想那么多。

【专访】章宇:导演希望我演一个蘑菇

像当地的山珍一样,野蛮生长起来的,各有姿态,但是又有味儿,也有可能有害。

【专访】马丽:电影市场上缺少我这种“百变”的女性角色

喜剧演员是宝贝,特别是女演员。

吴亦凡:“你觉得我对这个时代最大的价值是什么?”

流量从来都不是原罪,即使搭上这辆通往名利场的直通车,仍然可以选择不同的路径和终点。

蕾雅·赛杜 :我看到一个角色,就像得到一个礼物

大多数人因为《阿黛尔的生活》而认识蕾雅·赛杜,本片也让观众发现性感美貌之外更加丰富的她,成为其走出法国面向国际的转型力作。她一跃成为影评界的宠儿,并与韦斯·安德...